“新”冠后
本文发布于 358 天前。

仅以此文,记录 COVID-19 以来的生活点滴(2)。

正如日本厚生労働省将其从「新型コロナ」改名为「コロナ2019」,我也不愿在2023年,仍在这个传染病前加上“新型”二字。

此文是我自己这三年的合订本。

过去:怀念李文亮

最早为了新冠特意写的文章应当是1125天前——李文亮医生去世的一天之后。

李文亮在三年前去世了,但这三年,我们一直挂念着他。李文亮这三个字于中国(的三年疫情),早已脱离了其个体,成为了一个符号。

这三年中,我(们)的情绪从最初的坦然接受,2021年侥幸的太平,到22年的暴躁、崩溃,无数次,在想落泪的时候,我都会到李文亮最后的那条“尘埃落定”的微博评论区下,看看别人的留言,再写下自己的苦闷与怀念。那条微博的评论区,早已成为了疫情中很多人的“哭墙”。

我不知道这100万+条评论会存留多久——正如“核酸检测”和“疫情”在中国似乎已经是个不能讨论的词汇——不报道,大概就真的是没有了吧。我只能试图给它截个图,告诉自己,有那么多个深夜,我和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和李文亮,有着这种奇妙的联结。

不会忘记在他去世的那天,2020年2月7日,凌晨02:50,带着悲痛的情绪(似乎还和sqk哭着打了电话),在微信朋友圈,发了在“繁星纪念”小程序上,为李文亮祈福的截图。

这三年间,偶尔,还会打开小程序,点上蜡烛——然而这个小程序的在线率也逐渐下降,今天在用户群里,看到开发者说,无法继续坚持运营了,过不了几个月,或许就永远打不开它了,正如这终将会被世间忘却的苦难的三年。这也是今天终于动笔记下这篇文章的原因——再不记录,可能就会永远忘记这些细节了。
「来年は憶えてる、5年後も多分憶えてる、十年後はあまり思い出さないかもな」,五年、十年后,或许真的或忘记吧,唯有文字,可以在那时,唤起这三年的记忆。

这是受限的内容,请先登录

最近:后遗症与PTSD

感染COVID-19恢复后已经过了三个月。虽然病的不是很重,后遗症也就那样——似乎有脑雾,但也许只是我在给自己不肯动脑子找借口。

但我很确定:这三年对我的影响远比想象的深刻。昨晚刷到了西安政府的“流感应急预案”,看到“停工停产”“限制人口流动”“组织流调队伍”这几个词,一下子就PTSD了,甚至晚上还梦到整个学校被关到了集中营…

于是觉得,也许我需要一个正式的,记载性的,能让自己放下这三年时光的一个仪式吧——将记忆归档,只在需要之时打开这篇文章看看。

未来:我要去哪里?

我要去奋斗(大误)

现在只想到处走:看看那些这三年没去成的地方——町田、镰仓、纽约…

这是受限的内容,请先登录

标题:“新”冠后
作者:IKK
除转载和特殊声明外,所有文章采用 CC BY-NC-SA 4.0协议

评论

  1. Cherry
    11月前
    2023-3-30 18:08:10

    博主在国外吗,注意安全~
    以后有可能我也想出国去。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