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しい
本文发布于 379 天前。

我本以为自己会在踏出成田海关、看到「ようこそ東京へ」的那一刻流泪——毕竟等了三年了,然而可能因为那时在同学身边,亦是因为太过激动,那一刻确实脑中只想着接下来要干什么;然而在归国的飞机上,在飞机离地的那一刻,眼泪确实是流出来了——毕竟,真的等了三年了。

这一定就是所谓「寂しい」的感情,用框框的话来解释就是,「空荡荡的,心里就是很失落」。这一刻又想起了given,不知不觉中又意识到,given所讲述的绝不单单是失恋、分手、死亡和放下,最重要的是讲述着人们如何面对「寂しい」という気持ち——答案无它,只有与之共生,并慢慢忘怀、放下。

这似乎是我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脱离父母的旅行、也是最开心的一次。四月底不经意间刷到便宜机票便火速下单,之后又在推上刷到kibun的live安排,并联系了他们订了票。

去given的圣地(町田)住几天,走在二次元的他们曾经“生活”过的街道,似乎是这三年来的一个心结——在20年初其实并没有这么想,但是22年,也许是因为中国政府的动态清零政策,亦或是学业压力,given逐渐成为了我活着的一个支柱,教会了我太多面对生活、面对苦难、面对悲伤的方式。

2022年12月16日(似乎是这一天),忘了是什么原因,在youtube上刷到了kibun的演出视频,并为之感动——真的有乐队,以given之名,在圣地the play houseプレハ,唱着given的歌。然而那时我从未想到、也不敢想象自己可以有机会在同一个舞台听到同一首歌。

2023年1月之后我多次和bobby聊起,「我想暑假去日本的时候,顺便去一下町田的那个live house,随便听一场live」(毕竟23年前出国旅游都是件很难以想象的事情),这个梦想竟然真的可以实现,并且以最完美的方式——在那个舞台下,听完各个乐队的歌,最后是压轴的kibun带着他们的孤独摇滚,而演出完后,作为安可,幕布上出现了ギヴン的logo,并播放着真冬首次站在舞台上的那段动画——「僕はずっと表現下手くそ…」,随后,剧中プレハ的幕布升起,而现实中プレハ的幕布也一起被升起,kibun开始演奏「冬のはなし」。站在中后排的我被陌生人拉到前排,并被交换了一根彩色的应援棒——面对台上的kibun和主催のんさん,完全不受控制的一起唱出了「冬のはなし」。

只觉那三四分钟的时间过于短暂,仿佛只经过了几秒钟就唱完了,之后又一起合了影,并和gt. タクロさん交换了衣服和ぬいぐるみ,最后还遇到了另一位given粉丝,询问我想不想要given的特典卡。很难想象,对于given粉丝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情。

这次以町田为中心,还去了横滨、藤泽、镰仓、涩谷、下北泽、登户、经堂,把之前预定的所有能找到的圣地都走了一遍——行程确实很紧张,但也非常之满足,就是很努力地玩、很努力地休息。来之前我戏谑过,如果未来真的要来日本居住,我要考察一下町田是否是个合适的住处——这七天下来,我的答案是极其肯定的,热闹而不乱,小而不缺(甚至町田的animate似乎是池袋之外备货最多的一家),并且物价更为低廉。如果有机会,我确实想在这里过日子。「NO MACHIDA, NO LIFE」。

框框昨天跟我说,面对旅行结束的「寂しい」感的最好方式,就是准备下一场旅行。8月已经安排了15天的关西+关东,这一次,我想吃得更多一些,玩得更多,也还想再去一次プレハ、或者至少是在町田逛一逛。

待回去之后整理一下圣地巡礼的视频作为此行的终止符,等bobby考完,就可以安排详细的八月行程了。

ばいばい、東京。また会えるよ。

记于回国的航班上,2023/6/30,22:03 (JST)

标题:寂しい
作者:IKK
除转载和特殊声明外,所有文章采用 CC BY-NC-SA 4.0协议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