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做了噩梦。

和 3 班的几个同学在某个顶楼餐厅吃饭,认识的只有俞涵轩。

餐厅像是游乐园的某个项目,悬空的。

一个有弧度的座椅,一根位于胸前的杆子抓住手,脚下就是几十层楼差的街道。

我开始坐在那,并没有害怕。

因为我记得前几天,还和昨天来过好多次。

可是越慌越慌。

感觉身体力不从心。

仿佛马上就要掉下。

我马上从最边上的位子往陆地挪。

可是却被另外的四五个人挡住。

无法离开。马上滑下。

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