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有多久,没有像今天这般伤心了。

昨晚做了个梦,梦到了在恒思上课时,一直碰到 SHM,然后就很尴尬,但有小幸福。

感觉吧,自己绝对是心中想着他太多了。

跟学长聊了聊,或许该少去看他,克制自己的… 欲望。

但这是有难度的。

恩。

学校里吧,熟悉的人看不上,看上的人不熟悉。

感觉自己错过了一切可能与 SHM 有交集的机会,比如说英语课,模联,恒思,etc…

有点想回恒思去的冲动,可是呢,一班的数学课跟语文课冲突了,所以说可能报不了一班,那么也就看不到 SHM,也就对恒思失去了一些些的兴趣。

早上做了做恒思的试卷,感觉前面并不是很难,但是后面就很有难度,听钟泽凯说,讲了数论的一些思想,那这就很可怕了。

其实作业帮上上课没什么不好,但是就感觉自己和在恒思、铭效上的那些同学,有一种无形的差距,可能不是成绩上的,或许是缺少认同感吧。

周末,作业巨多。

下周,不知会怎样。和杨佳叶聊了许多,谈了不少,准备周一去报名中英赛,至于别的学科的竞赛,听听别人的结果就挺好(笑)。

我想把,对于 SHM 的这份,微妙的感情,就让它自生自灭吧。

毕竟,当她们问他知不知道我喜欢他是,他的回答,“我知道啊”,就没有更多了,只能说明他 doesn’t care 啊。

或许,对他来说,我只是一有着一面之交的匆匆过客。

这就是飞蛾扑火般的一厢情愿。

太晚了,得去睡觉了。

晚安啦。

Btw,对于出柜… 确实有一点小想法。

毕竟,“SHM 跟周楠”还是“你跟 SHM 更配!

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的被八卦的小小的尴尬和幸福感吧。

想来想去迟早是得出柜的;这两天也慢慢的,主动或是被动的,渗透了些信息,比如给沈博闻科普一下 LGBT 啊什么什么的。

Also,今天在摄影社,意外地,看到周楠一个人孤单地坐着,身旁的位子空空的,感觉挺不习惯。

其实周楠也是个颜值很高,但又有些小高冷的… 男孩子。

看到他那么孤零零的,SHM 去了模联,真是替他俩难过,也替自己难过,毕竟,我本以为,可以在摄影社看到他们。

其实看到他们那么甜蜜我就很满足了。

不过很可能人家只是形影不离的!普通的!朋友!。

腐眼看人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