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拜天地

      凌晨,听完了一拜天地。

      好久没哭得那么惨过了。

      好久没见过能让人这么伤心的故事了。

      其实有时 调剂调剂心情也挺好。

      恰逢,非常想他的一个周末。

      先謝蒼天 予你我一段靈犀。

      秦书:想起来了,我想起来咱们还没拜堂呢!

      【插入回忆】

      水三:今晚还就非拜堂不可了!磕了头,进了洞房我看还有哪说不通的!

      秦书:好啊,我拜堂我一头磕死,你就抬着我尸体洞房吧!

      水三:吃吧,我知道后方没粮了。吃吧,你是我媳妇,不怕。

      秦书:如果……如果我们都能活着离开衡阳,我就跟你成亲。

      水三:我们那老一辈的人都说,这夫妻拜堂叩首才算牵了红线,就算以后一个先死下了黄泉,也有红线牵着,到了奈何桥就再走不远了,另一个还能寻到他,来生还做夫妻。

      水三:我怕什么啊,就怕你不愿跟我,只要你愿意了,我什么都敢!

      秦书:南蛮子,你看那屋檐下的红灯笼像不像喜烛。

      红卫兵甲:流氓!变态!押着他们的头,让他们磕头!

      水三:像……(爆发)像!

      秦书:一拜天地!

      秦书:【OS】傻蛮子,到了奈何桥边,千万把红线拽住,别让我走丢了……

      为民族打仗,躲过了日本人的细菌毒气,躲过了枪林弹雨,最终却没躲过同胞的残害。

      这大概,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吧。
      在那个 “我们犯下了错误” 的年代,又有多少人像这样收到摧残。
      也许,唯一能让人庆幸的,就是原作者给的后续吧。

      时隔七年的来世:小少爷学医,本硕博连读,27 岁还没出校园,做着大龄研究生。
      研究生被老板派去跑腿,骑着个共享单车没仔细看路,闯了黄灯,差点被车刮到,幸好被路口执勤的交警一把薅住。
      研究生失去平衡摔倒,跟交警两个人脑壳磕到一块儿,无数记忆碎片在脑海中闪回,记起的记不起的,抓住的抓不住的,让两人同时怔忡。
      铁面无私的交警稍稍回过神,揪着研究生到岗亭,研究生一脸苦逼地乖乖写检讨,交警在一边给他脑袋上搓红花油。
      研究生写检讨写的神情恍惚,写了满本的一拜天地送入洞房。交警搓的也恍惚,怔怔看着研究生泛红的额头,就像披着红盖头。
      偶然一低头,看到研究生的检讨,交警突然笑出来,回手搓了搓自己脑门,说
      “刚才咱俩算是夫妻对拜了,还欠个二拜高堂,少爷你什么时候还我?”

      发表评论

      29 −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