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生与死,理想与现实。

原本写的是 “梦想”,细品,改为 “理想”,我想,“理想” 似乎能更表现一种意境、一张生活方式,更为抽象;而梦想是很具象的。

这两天,似乎活在几个关键词里:BANANAFISH,乞力马扎罗山的雪,River Phoenix.


先是五一做了期 BANANAFISH 原画集的视频,第一次拍露脸视频,确实不是很成功,但也算是慢慢积累经验;像是简略地二刷了 BANANAFISH,于是便更加心疼 Ash,为什么他未得到上天的怜悯?为什么是他,是他,还是他,总是他?


后来看了《Loving Strangers》,香蕉鱼的同人本,大概也算是 BE 吧。一开始看到甜的就很心痛,到最后的不告而别便更加心痛了。打算看看《假面自白》。分享《Loving Strangers》中的几句话。

我预感到这世上存在一种火辣辣的刺痛似的欲望。我一边抬头仰望着肮脏的小伙子的身影,一边被一种 “我想成为他” 的欲望、“但愿我是他” 的欲望,紧紧地纠缠着。让人很明显地想到这种欲望有两个重点:一个重点是他的藏青色紧腿裤,另一个重点是他的职业。(《假面自白》)

藏青色紧腿裤把他的下半身的轮廓清楚地勾勒了出来。它使我联想起仿佛有一种东西在优美地活动着,正在向我走近。我对这条紧腿裤竟产生一股无可名状的倾倒。究竟为什么,我也不明白。(《假面自白》)

轨道无法重合却永远在运转的行星;残缺的月亮;找不到靶盘的箭,每一个都是悲剧的最好隐喻。但其实我心里也明白,行星之间曾被同一片阳光照拂,月亮在最圆满的时候慢慢消噬,开弓射出的箭本就是无法回头地奔向未知。就是因为曾经拥有的这一切如此美好,悲剧才变得有意义。(GW)


总算读完了海明威《乞力马扎罗山的雪》,原是冲着那个象征着 Ash 的豹子去读的,却发现只有开头一段;然通篇读完后却发现,主人公自身是那个豹子,Ash 也是那个主人公,更是那只豹子。

那个男人为什么来非洲?不知道,正如那只豹子不知为何要上山。

主人公在死去之时,灵魂飞升看到了皑皑白雪覆盖的乞力马扎罗山,肉体留在帐篷中成为一块腐肉,这是宏大的死亡。和豹子一样,他一定追求到了最后想要的东西,即使没有,也是满足的。

就如 Ash Lynx,肉体死去,但灵魂,在英二的信里,一定看到了心中的乞力马扎罗山的雪,”My soul is always with you.”

My soul, not my body, not me.

都是幸福的死。


后来又去了解了 River Phoenix,先是被他的脸所惊艳,越看越觉得,这 tm 根本就是 Ash 啊!

然后便是崇敬、心疼、遗憾、惋惜。

崇敬他的清高,崇敬他的才华,崇敬他的美貌。

心疼他的童年,心疼他的辛苦,心疼他被人送上 8 倍致死量的毒品。

遗憾自己现在才认识他,遗憾没能早生十几年,遗憾没能亲眼看到他。

惋惜他的死。如果他还在,也许真的会比小李子火吧。

他跟 Ash 真的是一样的,同样的美貌,同样的眼睛,同样的才华,同样的英年早逝、天妒英才。

凤凰注定会涅槃,河流注定奔流不息。

“去做远飞不栖的凤凰和长流不死的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