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

刚才听到徐良的歌,突然就很怀念,转念一想,已经可以说是,“10 年代初” 的事情了。

      无奈从文化沙漠的口中只能蹦出 “时光荏苒” 四字,然岁月流逝之感确乎是随着人的成长而越发真切。

      逐渐 settle down in UNNC,但却感觉很疲惫。在自己所追求的事物上越走越远,不过沉迷学术也确实是对纷繁尘世的一种逃避和解脱。也可以说是懒吧,不想去思考那么多,只是做一些纯粹而干净的事情。

      实质上除了理工的学术,在 UNNC 还发展了很多同样认真的事情,比如无性恋、平权,又如策展,再比如最近的民国同性爱的简单研究。

      也算是最终找回了看剧刷番的时间,每天加起来一个小时的中饭晚饭时间确实能放松放松自己,但 ddl 也是像潮水一样涌来,在一周周同质化的作业中,时间流逝的越来越快。

      上完了日语课,终于开始获得相对轻松的周末;也不算是轻松,但可以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学想学的知识。

      这是受限的内容,请先登录

      再一个半月便是期末考试与寒假,事到如今似乎不想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因为发现这个学校真的上下限都很高,与其对自己要求太高,不如更尽兴地追求想学的东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