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香港回来许久了。

还记得那一个梦。

早上醒来,突然发现你删了我的微信。

很难过的一天。放学,我似乎是哭着在中山路上骑车。

骑着骑着到了你的初中,七中。

梦里的七中,校门口树荫密布。

我记得那时深秋,或是早冬,树叶在微冷的风中,被慢慢吹下。

记得那些树,是枯绿色的,并且,有些是金黄的。

我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张写满想对你说的话的纸,挂在了离校门口最近的那一棵树上,系在了叶子中。

可能我是希望你能看到吧。

依然记得梦里,我清楚地报出你的电话,139 的那个,曾经反反复复萦绕在耳的那个。

想过给你发短信,可是都这样了,短信又有什么用呢。

梦醒了,跟你说了,你说,“这什么鬼”。

我想,你是不会这样做的。

也许,做了这样的梦,只是太害怕失去你吧,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失去你。

刚才,突然想起,便看了看七中的街景。

刚开始,不知为何地图指向了镇安小学。

那场景,似乎是非常相似的。

到了新七中,确实是不一样的。

毕竟,这只是梦呀。

唉,不对。

这是新的七中。

你没在这儿上过学。这只是你经常去的,你妈妈在的地方。

我又找到原来的七中。

他似乎就是现在的镇安小学。

那确实是非常像了。

那便是梦中的场景。

也许,这才是梦。

奇妙的梦。

其实做朋友没什么不好的。

在一起,便会害怕分开。

做朋友,应该不会分开吧。就算是分开,也是慢慢渐行渐远。

今天的大雨,又和陆澄画说起了那天的大雨。

分手那天的大雨。

现在也能笑着回忆了。

不过那一天,我应该,是永远都忘不了的。

整宿没睡,上午上课,下午回家,和你聊了一个下午,和平分手。

然后,就下起了大雨。

我还拍了视频给你。

我笑着对自己,和身边的人说,“谢谢你跟我分手,让我躲开了这场雨”。

哎。

就像在老人与海阅读感悟中写的那样,失去了又怎样,至少曾经拥有过,也不失为一段美好的回忆。

以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就好好地,过好今天。

明天,就让他成为一个期待,成为一个悬疑。

而昨天,便是回忆了。

“这未必,是一种遗憾啊。”

现在,慢慢懂这句话了。

依然相信,时间,可以治愈记忆中的伤痕。

就算一个人,也要过的幸福,活得精彩。

即使发生了那么多,1A1B,也不算什么吧。

这才是生活。

这就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