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九月十五号了。

至少有十多天没写东西了。

我勒个去。

昨天晚上,看完了“沈肯尼成长日志”。

真的很爱肯尼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完后总会有些莫名的伤感,就是那种很郁闷的感觉吧。本想拷几部小说到 MP3 中慢慢看,可是下午就忘了。

很奇怪,我居然对文中“昏暗的路灯下的舌吻”很喜欢。
说起来,今天又看到那个“十一班的帅哥”——莫泳棋。

看着他满脸的雀斑,感觉不适合舒服。会想起了曾经。
可以说,他是我的“初恋”吧。

毕竟我是外貌协会的。以前的他,没有雀斑,虽然成绩差了些,但让人感觉很阳光的。

六年级时,不知怎么的,就“爱”上了他。

也许当时“发春”,总想有个人陪着自己——即使是现在也是如此。

也许我对有些人说过“他差点夺走了我的初吻”。差不多是这样吧。

那时,我坐在走廊左边的一个位置。正是一次查完视力,教室里只有男生。我在 doing homework, 然后,他在我右边叫我,我自然地向右转身,他就突然把我按倒在两个椅子上。

我挣扎,他再按(好欢脱)。记得有篇日志写过后来对那件事的看法吧:“早知道当初把他按倒,kiss 了!”写这条大概是六年级暑假的时候吧。

之后,还有现在,一些腐女知道后,都说他(莫莫)是弯的。我想说,其实,他是直的,真正弯的人是我。
还有件事。

那时,我给他发表白 message。他看到了,并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接受。

后来,我有次给他发了 Marry Me。然后,过了几天发现他的 phone 居然在阿呆(王嘉轩)手上.

God!

然后,我就被强制出柜了(差不多就这样)。

但是,并没有人讨厌 Gay。

其实那时候,我父母已经知道我是同志了。也没多大意见。只是说,我太小,还不知道“性取向”。无语。
说起出柜,又想起件事。上次,我在微信的小学同学分组中正式承认我是同志的时候,居然大家态度很友好。只有当时有条“你是 queen”的匿名评论让我感到奇怪。当时不太明确 Queen 的意义。现在知道,差不多是“les”(?)。

好像是来来(何佳凝)发的,只是对当时我的一种讽刺,并没有恶意。
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抑郁症倾向,总是一会莫名开心,一会莫名忧郁。

大家一定要健康,平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