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twitter: March 24, 2017 at 09:18PM

HKK 播报天气啦:今天 Rain 。 气温最高 14°C,最低 9°C 湿度 67,紫外线指数 0, 日出时间 March 24, 2017 at 10:04PM,日落于 March 25, 2017 at 10:23AM , 发布时… https://t.co/u0gTF4tzAJ)

From twitter: March 23, 2017 at 12:04AM

时光呵。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
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你还在我身旁。

via 知乎

旧事重提

让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这句话,似乎一年前便提及过吧。

2016.3.3:生如夏花

如今,在语文课上,又一次遇到了这句话。

总是有些许感慨的。

今天,英语课上也碰到了那句“Go For It.”

去拼搏吧!

教材在最后的一个单元,留了一个小彩蛋。

初一的时候,我也思索过,为什么教材取名 Go For It 呢?

现在大概明白了吧。

马上就是期中考、区统考(一模)了。希望能发挥出自己的水平。

时间不多了。

鲁迅先生记 萧红散文

鲁迅先生家里的花瓶,好像画上所见的西洋女子用以取水的瓶子,灰蓝色,有点从瓷釉而自然堆起的纹痕,瓶口的两边,还有两个瓶耳,瓶里种的是几棵万年青。

我第一次看到这花的时候,我就问过:

“这叫什么名字?屋里不生火炉,也不冻死?”

第一次,走进鲁迅家里去,那是近黄昏的时节,而且是个冬天,所以那楼下室稍微有一点暗,同时鲁迅先生的纸烟,当它离开嘴边而停在桌角的地方,那烟纹的卷痕一直升腾到他有一些白丝的发梢那么高。而且再升腾就看不见了。

“这花,叫‘万年青’,永久这样!”他在花瓶旁边的烟灰盒中,抖掉了纸烟上的灰烬,那红的烟火,就越红了,好像一朵小红花似的和他的袖口相距离着。

“[……]

点击展开

关于活着这件事,死亡是最好的老师。 – 壹心理

转载自 原标题:中国人讨论死亡的时候,简直就是小学生

166122247.jpg

01

“北医”教授王一方讲过两个遭遇:

一位高级干部,好喝酒,

一喝就两瓶茅台,犯两回病都被抢救回来了。

第三次犯病,没救回来,死了。

其儿子不依不饶,找医生大闹:

“他怎么会死呢?我从没想过我爸会死。”

王一方说:“你怎么会从没想过你爸会死呢?不管你爸是谁,你都应该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死。”

还有一个老人,已经 96 岁。

去医院检查后,非要医院给个说法。

王一方只好实话实说:“你可能不行了。”

老人火冒三丈,要打王一方:“说话不吉利。”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死是一个很忌讳 [……]

点击展开